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界聚焦
冒牌警察借扫黄敲诈失足女
2017年04月26日   浏览次数:   作者:   来源:gaj    字体: [ ]

  深夜喜接“大订单”

  阿丽前几年来上海发展,主要从事夜场工作。通过某交友软件,阿丽认识了一个叫“妍妍”的网友,对方经常给她介绍生意。2月20日21时许,阿丽收到“妍妍”发来的微信,让她到火车站附近某酒店与一微信名为“念念不忘”的人交易。

  很快,阿丽就到了酒店大堂,并按约定来到指定房间,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帅哥迎了出来。进入房间后,阿丽和帅哥聊了一个小时,帅哥示意阿丽去洗澡。当阿丽要求先付款时,帅哥非常爽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现金,声称自己身上只有4700元,还有300元要通过支付宝支付。

  一笔生意还要分两次付款,阿丽内心略有不悦,但想想大头已经拿到手,也就点头同意了。阿丽将现金放到外衣左侧口袋里,然后就到卫生间里刷牙、洗澡。

  落入陷阱被迫“受罚”

  突然,卫生间房门被打开,阿丽定睛一看,对方不是和她聊天的“念念不忘”,而是一名不认识的陌生男子。此人拿着手机对着阿丽拍摄,并声称“警察,扫黄,你配合一下”。阿丽顿时吓蒙了。

  这时,“念念不忘”走进来对阿丽说:“不用怕,我们都是警察,只要你配合,不会有事。”

  待阿丽披上衣服回到房间,“念念不忘”开始盘问阿丽的姓名、职业、住址、身份证号、联系方式等信息,另一名男子则在一张印有“公安局讯问笔录”的纸上进行记录。“念念不忘”将阿丽手提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在床上进行检查,并对阿丽手机内的信息进行翻拍。

  “你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呢?”“念念不忘”问道。

  “在家里。”阳丽胆怯地答复。

  “为了核对你的真实身份、防止提供假信息,你回家把身份证和银行卡拿来。”“念念不忘”提高了嗓门责令道。

  阿丽在男子的陪同下打车回到家里,拿了身份证和银行卡后又快速返回酒店。将阿丽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拍照后,“念念不忘”宣布处理决定:罚款5000元,当场填写制作了所谓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让阿丽签字。

  阿丽表示自己错了,并把4700元钱还给了“念念不忘”,希望能够得到从轻处罚。“念念不忘”告诉阿丽,若在3个月内提供10个嫖娼线索给他们,他们就会将罚款、视频、笔录等所有材料还给她。

  最后,“念念不忘”警告阿丽不得公开他们的身份,并要她写下保密协议。阿丽身上没有现金交罚款,只好打电话给表姐,让她转5000元到“念念不忘”指定的账户内。收到钱款后,“念念不忘”才将身份证、银行卡、删除了聊天记录的手机、手提包等物品还给了阿丽。

  真假难辨报警求助

  阿丽离开酒店后,回想起之前的情景,总感到有点怪怪的:尽管“公安局讯问笔录”“上海市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等法律文书看着很像真的,但扫黄为什么不带回派出所处理?5000元罚款为什么打到个人账户上?为什么要删除手机里的聊天记录?

  阿丽越想越觉得可疑,那两个男人是否以扫黄名义敲诈自己?经过一番思想斗争,阿丽决定报警。

  上海铁路公安处上海站派出所接到报警后,马上向辖区内有关部门查询,得知昨夜今晨并没有查获类似案件。根据被害人阿丽的陈述,民警怀疑阿丽碰到的“便衣警察”可能是冒牌货,决定立即开展调查。

  派出所执勤队长徐鹏带领民警陈志卿迅速赶到事发酒店,通过前台查询得知,阿丽与“念念不忘”见面的房间是一田姓男子登记入住的,目前尚未退房。在酒店工作人员的配合下,民警打开了该房间,发现一名男青年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民警当即将其控制,经核对身份,此人正是田某。当民警依法向田某发出口头传唤时,他大呼冤枉。

  难道案中有案?

  来自河南的田某交代,今年1月他在某求职网站上投了个人简历,不久一名叫邹经理的人主动来电联系,让他到上海某酒吧应聘保安员。2月17日,田某从河南来沪后找到了邹经理,通过面谈方知保安工作就是“护送小姐出台”,虽然有风险,但渴望金钱让他决定铤而走险。很快,邹经理将同在酒吧工作的鑫哥介绍给田某。

  2月20日晚上,邹经理邀请鑫哥、田某一起到某餐厅吃饭。饭后,邹经理以招工面试为由,让鑫哥带田某先去开房。鑫哥与田某打车来到事发酒店,以田某的名义办理了住宿登记。23时许,邹经理来到房间,称要与鑫哥谈点事情,让田某到楼下大堂等候。次日凌晨4时30分,田某接到邹经理的电话才返回房间睡觉,直到早上被民警抓获。

  田某是真不知情,还是在故意狡辩?办案民警分别拿出12张不同的男性照片让田某、阿丽辨认,他们一眼认出了这起招摇撞骗的幕后主角——邹经理。

  冒牌警察骗你没商量

  上海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会同上海站派出所成立专案组,正式立案侦查。根据田某提供的2月21日下午与邹经理有约的线索,办案民警迅速赶到见面地点。

  当日17时许,一名体型较瘦的男青年出现在路边,民警确认其正是邹经理。邹经理到案后,如实交代了伙同鑫哥、田某实施犯罪的经过。当日22时15分,嫌疑人鑫哥落网。

  面对真正的人民警察,这3名冒牌货像泄了气的皮球,个个耷拉着脑袋。

  经审查,27岁的邹经理其实姓任,安徽蚌埠人,去年春天来到上海务工,在多家娱乐场所负责接送有价陪侍女子,收取部分“保护费”。为扩大势力,同年6月,任某通过某网站结识了江苏男子鑫哥徐某,并邀请他来上海和自己一起赚大钱。

  天天出入酒店宾馆,看着失足女们大把大把地赚钱,他俩心理渐渐失去平衡,萌生了发大财的念头。为牟取更多利益,任、徐二人商议以网上交友软件、微信邀约等方式,出高价将陪侍女子诱骗至宾馆,二人冒充警察进入房间进行查处,并以拘留、罚款、裸体视频、通知家属等方式进行威胁,然后提出妥协条件骗取被害人钱财。他们每次行动分工明确,任某负责伪造相关法律文书,扮演嫖客负责“钓鱼”,徐某扮演警察拍照、做笔录、跟被害人回家取钱,后来加入的田某则负责在酒店大堂望风。

  为了诱惑陪侍女子上钩,任某用多个手机分别注册了“妍妍”“念念不忘”“风花雪夜”“血染的风采”等微信号。为防自己身份暴露,任某每次都让被害人将钱款转到“王助理”的支付宝账户上,然后再提现。事后查明,“王助理”就是他的女朋友王某。

  办案民警在任某的暂住地查获部分伪造的空白法律文书和3套已经填写了内容的“公安局讯问笔录”“上海市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上面的电话信息,民警分别找到了被害人马某和樊某,确认了上述被骗事实。

  被害人樊某反映,2月18日凌晨她被“抓”回家取钱时,身份证、银行卡全部被扣压,由一名“警官”保管。事后,她发现有人利用她的手机支付宝账号向“蚂蚁借贷”借款1.5万元,又将这笔钱转到一个陌生的支付宝账户上。经查证,这笔钱就是任某操作的,徐某、田某对此并不知情。

  目前,警方已查证同类案件3起,涉案金额3.5万元,任某等人已被刑拘。

  警方提示

  本案嫌疑人针对失足女害怕被警察抓、不敢报案的心理,假冒便衣警察“扫黄”,并以拘留、罚款、裸体视频、通知家属等相威胁,然后提出妥协条件骗取被害人钱财。他们还伪造相关法律文书,扣押受害人身份证、银行卡。被害人明明知道吃了亏,但因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便抱着“花钱消灾”的心理纷纷选择了沉默,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犯罪嫌疑人的嚣张气焰。

  查获卖淫嫖娼行为警方是这样办案的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六章第34条规定,涉及卖淫、嫖娼、赌博、毒品的案件,因为其复杂性和危害性,需要进一步调查取证,所以不适用简易程序处罚,不能当场处罚。

  因此,公安机关在例行检查、专项行动中,对现场查获的卖淫嫖娼人员不能当场实施处罚,而是采用普通程序,经查证属实后再下达《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否则就是违法办案。普通程序具体内容包括传唤、听证、告知、裁决、执行和申诉、起诉等。



视频播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