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务资讯 > 文学走廊
行走吧,在路上
2018-08-09 14:37   浏览次数:   作者:   来源:浙江公安    字体: [ ]

  上班途中,突然发现迷雾中耸立着一座参天建筑,远远望去,出没云端,伟岸壮观,不知是画还是梦,仿佛一夜间拔地而起,实则是,我从未仔细观察过这一切。

  思绪回到了在大源的日子。参加公安工作之前,我是一名乡镇干部(事业编制),被分配在缙云县大源镇,一个非常偏远的大山小镇。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天,组织将我和另一个小姑娘送到大源镇政府。我俩满怀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对新工作的憧憬,对新环境忙不迭地张望兴奋不已。当夜幕降临,夜色笼罩中的山沟沟开始显露出它的另一面——前后不到两百米的街道白天是大源镇最热闹的地方,此时却空无一人,只闻犬吠,人们行走必须靠手电筒来照亮。我俩住的地方是向大源小学借的,不算宿舍也不是教室,是一座靠在篮球场边上的木板楼,房间潮湿狭小不说,还时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到离房间近百米远的典型农村茅房上厕所,还得穿过堆满美术课上用的石膏人像、骷髅模型、化学器具的教室……阴森和孤寂阵阵袭来,莫名的忧伤很快取代了之前对美好未来的遐想,我俩就差抱头痛哭了。于是我暗下决心:我要在第100次出大源的时候永远离开!

  那时候,我还没有学会开车,加上山路十八弯(进大源的必经之路叫稠门岭,是缙云十大驴行路线之一,可见其难行),偏远山区的乡镇干部往往一周才回家一趟。就这样,我还是很快地融入到乡镇工作中,走遍了大源镇36个行政村中的33个,其中有些村子就坐落在山顶,是真正走上去的。

  谁也没想到,包括我自己,当我第21次出大源的时候,我的誓言将很快得到实现。因为那时候,我得知自己公务员考试的笔试成绩比第二名高出20分,我觉得只要面试没赶上天灾人祸我就能如愿以偿当我的警察阿姨了!于是,当我第49次出大源就可以永远离开这里,除非我还想回来。

  不知不觉中,参加公安工作到了第四个年头,公安工作和乡镇工作比起来有许多不同。在大源镇政府上班的第五天,我就被“荣幸”地带到派出所做了回笔录。我对当时给我做笔录的同志说的话记忆犹新,他说:“在乡镇出了事还有公安做后盾,公安出了事谁来做后盾?”现在,我很是理解他的这番话。

  我们的民警,每天吸收负能量,过滤脏乱差,面对惹是生非和无理取闹却要保持六根皆清净、心里无杂念,这怎能不算是一种修行?路遇拒绝盘查鬼头鬼脑伺机逃跑者,我们是追还是不追?追了,若造成对方的意外,谁来负责?不追,若对方正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危险份子,谁都来追责!就像《警察故事2013》中,成龙饰演的警察为了换取更多人质的安全与自由,明知自己在年龄和体力的抗衡上与对手悬殊甚大,还是以死相拼自愿与泰拳高手搏斗。一次又一次地被残忍打倒面目全非,人质们只顾得自身安危高喊着:“警察,站起来打呀!打呀!”而景甜所扮演的女儿终于消除与父亲的隔阂,理解了身为警察的父亲所担负的一切,哭着喊着:“爸爸,别打了,你打不过他的!”那一刻,有泪滑落……都说艺术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这个场景不正是现实生活中警察现状的升级版吗?我们是多么渴望人民群众能理解警察是人不是神,可我们又是多么希望人民群众信赖我们,把我们当成保护神!

  前阵子,浙江杭州公安局余杭公安分局公共关系科科长胡冰(余杭公安分局最年轻的正科级警官)突然宣布辞职,很多网友猜测他是因为微博言论不当被迫辞职的。我曾听过他的课,也与他有过交流,在我看来,他是个内心足够强大且非常有人格魅力的男人,我相信他的辞职是因为“想换一种方式去生活”,让人生的宽度得到拓展。我敬佩他“敢”走出去!如他自己所说:“走出去的我会感恩和怀念那些当警察的岁月。”

  如今回想,几年前在大源,我一个瘦弱的小女子在台风到来之际要待在极易发生危险的地方预警,天还没亮就要去寻找法轮功对象,还曾没日没夜在超生妇女家附近蹲守……这一切突然之间变得那么珍贵!因为我累过、哭过、迷惘过、释然了。

  人生那么长,天天要经历那么多。人生这么短,因为我们到老能记住、能回忆的事并不多。人们总是行走在路上,眼望着远方,不时抱怨,却忽略了身边的小美好!行走吧,边走边看,路上的风景依旧迷人,岁月静好,不过如此。(樊莎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