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务资讯 > 文学走廊
炉西峡行
2018-07-12 08:52   浏览次数:   作者:   来源:浙江公安    字体: [ ]

  炉西峡,曾经向往而又多次未去成的地方,“五四”那天随了心愿,与二十余位同事成功穿越了一回。

  幸得天公作美

  炉西峡,又名炉西坑,位于浙江景宁县东南部,素有“华山之险峻,黄山之大气,三峡之蜿蜒”之称,有“华东第一大峡谷”之美誉。该溪坑属瓯江小溪支流,全程45公里,发源于景宁梅岐乡绿桐溪、东坑镇茗源溪、鹤溪镇王木坑溪,三条支流于桂远村汇合后,折北经文成县周山村,流经景宁县渤海镇林芋村、门潭,于九龙乡炉西坑口注入瓯江支流小溪。

  该峡谷错落在崇山峻岭之中,一条小溪从中川流而过,谷内不乏奇岩异石,急流险滩,由于其特殊地形特征,每有大雨,总会发生山洪,而穿越炉西峡,必须经十余次涉水,穿梭于险滩,许多驴友曾被因下雨而暴涨的溪水困在其中,甚至搭上性命。我们冒不起这个险,去之前作了充分的准备,特别对天气作了详细了解,并三番五次咨询有经验的老驴们,确定无大碍之后,才决定此行。

  当天早上六点起床一看,一轮朝霞泛于天边,天高气爽,果然好天气。心中大喜,洗漱后,背上所需物品来到了局里,吴师傅已等候多时,队员们陆续前来,约好的向导“大力哥”也如期而至。大家兴致勃勃,对炉西峡行充满期待,大力哥对驴行途中需注意的事项作了详细说明,并对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进行了分析,让大家有充足的心理准备和处置突发性等风险的预知性,活动组织人员也带上了对讲机、绳索、塑料袋及必备的药品,清点人数之后朝着大伙儿“朝思暮想”的炉西峡出发了。

  幸得天公作美,没有猛烈的太阳,没有漂泊的大雨,只有一路清风徐徐,而阴云且聚且散,一路微笑相伴,像个小孩,有时偶尔拉上几朵乌云、下几滴小雨,与我们嬉笑打闹,催促着我们前进的脚步,雨滴打在溪石上,也有别样的景象。

  幸运峡谷初探

  经过1个半小时的车行大家到达了徒步出发地——梅岐潘坪村外,有的队员因为不善坐车,加上这山路十八弯的颠簸,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症状,整队稍作休整后,分成三个小分队,并确定一名队长,分给对讲机及塑料袋,有序徒步前行。

  过了一个山湾,炉西峡以壮丽和妖娆的姿态呈现在我们面前,与她相比,人如此的渺小和狭隘,一股大山深处的负荷氧离子侵入你的五脏六腑,让人神清气爽,完全融入其中,也忘却了车旅的劳顿,谈笑风生,延着山间小路,拾阶而下,像一群猴子穿梭于深山之间,给宁静的大山增添了一股生气。

  跃进半个小时,到达山脚峡谷,一座钢丝桥横跨面前,桥长约100米,桥上稀疏摆放着几块木板,神似泸定桥,队员们三三两两小心翼翼地摇摆而过,虽然钢丝桥对面没有“国民党碉堡之机枪扫射堵截”,脚下没有大渡河之波涛天险,但走在上面也着实让几个队员尖叫一番。

  下一站就是我们吃早中饭的桂远村,村名很特别,村庄十分干净,是1935年9月,粟裕、刘英红军游击根据地,当年红军在这一带活动十分频繁,一度被国民党军队称为“土匪村”,我们在该村大堂处红军屋(有石刻对联:听毛主席话,走共产党路,横额上书:组织起来)前合了影,开始正式踏上炉西坑大峡谷。

  峡谷内山峰奇秀,沟壑纵横;两岸山峦蜿蜒叠翠,奇峰罗列;原始林木奇骏秀丽,万木争荣,自然景色极其优美。队员们切实体会到了什么叫移步有景,耐人寻味。

  我们从桂远村桥头斜坡而下,滑步溪边,准备第一次过渡,大力哥让大家换上凉鞋,至此,换鞋就成为我们此行的一大功课,每当穿树林、过荆刺之地又得换上作训鞋,防止被刺扎伤脚和被芦草割伤腿,而下水又得换回来,途中有几个队员干脆就不换了。涉水过后,遇多块巨石,形态各异,大者如房,有些石块我们可以绕道走,有几块则非要攀石而过,实在艰难,大力哥用断木给大家做起了阶梯,队员们一个个接力而过;一处巨石过了,又得过险滩,还要玩穿越,期间,在两次穿越石洞时,就像地道战般。第一个石洞是往下钻,队员一个个从天而降,第二个石洞蜿蜒曲折,只能容得一人而过,钻下去一段,又接着横穿过去,除了匍匐前进别无它法。来到一处涉水险滩(据说是2009.8.15驴友失事的地方)时,大力哥让两边队员拉起了绳子,确保安全过渡。途中,有几处峭壁行走比较艰难,而峭壁连着深水潭,一旦滑下去,不仅身物湿透,更担心生命安全,大多数队员都是把整个身体贴在石头山,宛如蜗牛般挪过去,有一处峭壁上有前人开采好的石头阶,队员脚可以踩在上面,但必需挺直身体,双手举过头顶抓牢石头尖,像杂技演员般屏住呼吸,有惊无险地移步而过。“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放到此次驴行就是‘前人铺路,后人便行’。”

  走着走着,前方传来了一阵吵闹声,小梅婷还碰到了蛇,来了个小插曲,顿时让大家捏了把汗,幸得梅松身手敏捷,三两下把蛇给解决了,凑近一看是条有剧毒的蝮蛇,前面好几个队员都经过了,还好没有打草惊蛇,又一次有惊无险,蝮蛇最终的结果只有“喂鱼”。

  一路上,我们欣赏了一线天、象鼻崖、公鸡鸣、水壶尖、铁罗汉、碧水潭等多处景点,大力哥说这些景点未经注册,大多是驴友以其山形、石状、崖貌比较相似而取得,其中部分确实很形象。

  就这样,叠嶂的山峦、巨石怪石、溪沙玄洞、羊肠小道始于我们脚下,留在我们身后,一潭潭清澈的溪水、一群群美丽的溪鱼、一株株原始的野树向我们招手告别,我们不带走一片尘土,不留下一点垃圾,留下的是欢声笑语,带走的是美丽的照片和美好的回忆、还有沟谷中的垃圾。

  但大多数的队员们没顾及欣赏美丽的风景,只顾着脚下的路,一不小心就会踩空,后果将不堪设想,幸好那天大家除了小的磕磕碰碰之外都没怎么受大伤,也没有整个滑到水里成为落汤鸡,这应该是非常欣慰的。

  下午三点半左右,我们到达了原定目的地林芋村,历时7个小时,徒步20公里,成功穿越了炉西峡。 “幸好途中有你!”

  这是一队员在路上受队友帮助时说的,确实,一路上幸好有你,大家齐心协力,像一群兄弟姐妹一般走完全程。

  一路上有你:大力、娟珠娟芬二姐、王大师、道兄、三位班长、“吊湿哥”们及队友们。

  大力哥,原名:吴丽伟,知名的老驴,他户外行已近10余年,登过的山、探过的险不计其数,脚步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曾五次穿越炉西峡,就连炉西峡有多少个山头、多少处险滩都了如指掌,并多次担任公安救援炉西峡被困驴友的向导,这次我们又专门请他来做向导。途中,他总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为我们引领、探路,帮助我们渡过一处处石壁、急流,大家顺利穿越炉西峡,多亏有大力哥的神威,但他很谦虚,总是说:幸好天公作美,幸好有大家的齐心协力。

  吴娟珠,公安局的老驴友,大多体育健儿都知其名,她酷爱体育运动,虽已年过半百,但登山、游泳、长跑、乒乓球等多项体育竞赛成绩都是佼佼者,据说她在读警校时所保持的某项体育冠军记录至今尚无人打破,她也因多次代表省厅、市局参加各类体育赛事获奖而被荣记个人二等功。她登山、过水时矫健无比,驴行经验丰富,时而走在最前面带带路,时而来到队伍最后面给队员鼓鼓劲、打打气,一路前行一路歌,欢声笑语在队中。

  杨娟芬,我们的“杨教”、微博“男人堆里的女人”,当天我们穿越峡谷的三朵玫瑰花之一,感谢有她的参与,我们有了主心骨,有了更多的快乐,在穿行过程中,她克服困难,坚持不懈,给年轻人树立了榜样,并用手机拍摄着炉西峡的山水之美韵,给驴行多了一份靓丽的色彩。

  还有我们的王大师,赤脚穿越,不时用手中的相机记录着队员们驴行途中的精彩瞬间,及我们难以顾暇的美丽景色;梅松、张奇、王兵等队长义不容辞,十分负责任,始终顾牢小分队每一位队员,确保队伍的整体推进;多位“吊湿哥”,湿了自己,照顾了别人,真的没话说。我们的阿杜所长准备的姜汤让我们祛寒,温暖了大家的心窝,也感谢何教导员帮我们联系桂远村的中餐。

  幸好有你,有大家的积极参与和齐心协力,让我实现了穿越炉西峡的梦想。

  有驴友赋诗云:春有山花侯浪漫,夏有凉意沁心脾,秋有野果待人尝,冬有翠竹绿山峡。

  吾云:野山蛰蔼瑞,秀水唱云根。桂远迎峡客,搏浪显威风。峭壁踞山麓,石洞摆礼门。歌舞同欢乐,高吟留踏痕。

  回见,炉西峡!(张忠华)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