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务资讯 > 文学走廊
十五片婆婆丁
2018-03-14 09:46   浏览次数:   作者:   来源:中国警营文化    字体: [ ]

  小时候的家乡土地里,会长出各式各样的花,当然也不乏各种野菜招摇过市。花儿可以悦目赏心,那色泽那香气,足以令孩童们尽情享受,该摘就毫不客气地摘下来,该丢掉的也不吝惜地抛弃路旁远去了。对那些野菜呢,我们会把它们撸下来,装入筐。回到家,挑拣嫩些的留下家里蘸酱吃,或放入苞米粥里食用。而老些的只有当作猪菜给猪们享用了。菜色在人们脸上丝毫不掩饰地飘逸着,那个时候是不足为怪的。

  那时,大地极盛产野菜,蕖蔴菜有之,婆婆丁也有之。其味苦,置于热水一烫便用笊篱捞出,味也就淡淡的了。大酱一粘,倒也爽口得可以。后来,渐渐地,它们莫名其妙地越来越少,从人们的餐桌上影子不多见了。再后来,这些不知经过多少代繁殖的蕖蔴菜和婆婆丁们,又奇迹般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各类餐馆或寻常百姓餐桌上。人们竟然仿佛久违朋友相遇,那个亲密劲儿不用费口费舌多言了。时来运转,它们也有此鸿运亨通之日!不服不行!

  据说这些野菜可治多种疾病,这也就无怪乎别说什么级别的了,连普通百姓都对此刮目相看引以为君子了!偶尔改改口味,倒不失为保健之上策。但是,这些野菜们也不知犯了哪门子邪,好像它们懂得物以稀为贵的理儿,越发地罕见了。久居街市,时而会想起儿时同伴们野地里发疯剜野菜的情景,也想品尝品尝野菜那独有的滋味儿。在市场买些,却总没有当年家乡土地里长的野菜味道。甚是纳闷得很!

  今年“五一”回老家的一天,沙尘不依不饶纷纷扬扬得正凶。从地里回来,厨房的饭桌上竞摆上一盘儿蕖蔴菜。我知道这是妈特意为我准备的!久违的蕖蔴菜,色泽鲜美得很呢!却不见妈的影子。

  我走出厨房,拐向北园子,我猜想妈应该在那儿。可是,没有。又走向有些陡坡的小土山。风依旧呼啸着,有些沙土被卷起,扑打脸,很疼。我只好眯缝着眼,只望北方。或许是心有灵犀,妈孱弱的身形出现在眼前。满头白发,被狂风沙土撕咬得飘飞紊乱,把整个脸庞盖得严严实实。拐杖在左手中一前一后地摇摆。以往几乎成了90度角的驼背,在风沙中弯得更深了!我疾步走过去,想扶一把。可我万万没想到的,还没等我去扶,妈把拐一扔,顺势就地坐下!喘着粗气。好半天才缓过来,慢吞吞说道:“大老远回来一趟。这是你想吃的。”妈递过来手中之物。我接过,那是早已挂满沙尘的野菜。搀起妈,我们走回家。一路上我还有些埋怨,说这么大风沙又爬坡身体又不好,想吃在市场买不就得了?要是有个好歹咋办?后悔都来不及。妈一直听着,没有再多话语。

  我把野菜择好用清水洗过两遍,那是多年没有入口的婆婆丁!我仔细数了一遍,那一小把婆婆丁,共计15片!是的,仅仅就15片!我递给妈,妈没动筷:“你吃吧,这东西败火!”我夹起一片婆婆丁,嫩嫩的,鲜鲜的,净净的,脆脆的,有点儿苦,有点儿涩,心里却是满满的甘甜!细细咀嚼,眼里却不能自已地泛起一阵浅浅的湿润来。我深知,这是妈瞒着我,拄着拐顶着爆土扬长的风沙,爬坡寻到的婆婆丁!

  婆婆丁尽管才15片,却饱含着母亲难以数计的沉沉爱子之情!作为长子,我又能为自己的母亲做些什么做多少呢?(孙文)




相关信息